和亲人一样的手

2004-02-25 陈柏任

慈济志工在敬老院与老人们互动,慈济师姊正教老奶奶比哑语。照相者:黄裕铭
在安徽敬老院里,慈济志工欢快地和老人们互动着,一位老人说着说着,就从鼻孔淌下露珠般的透明鼻水,渐渐地,水珠凝成一长串鼻涕。担任旅行社领队也是慈济志工的毕甄原本蹲着,赶忙用拇指和食指轻捏老人鼻头,往右轻扭用手掌及时接了下来。

 

 


“国中时我奶奶中风,往生前七、八年间,都是我一手帮她洗头、梳头。今天来为这些老人家洗头,发丝揉杂洗发精的香味飘出来,小时候帮奶奶洗发的那种熟悉味道也跟着回来了。”来自广东的张梅良,彷佛回到自己的年少时光,她的一双手更因忙着为老人准备今天的午餐,削太多红萝卜而起了水泡。

和毕甄、张梅良一样,头戴耶诞帽、身穿“蓝天白云”的慈济志工,分别是来自上海、苏州、广东、北京、昆山、香港、台湾等地的台商,他们暂时放下工作,一起来到气温摄氏十度以下的安徽省全椒县,走入十所敬老院展开岁末关怀。

包括南屏、白酒、陈浅、管埧、黄庵、东王、卜集、大墅、八波、章辉等十所慈济在全椒县援建的敬老院,赡养了三百四十七位“五保老人”;慈济志工每年的岁末关怀,一做竟然持续了十二年。“五保老人”是指六十岁以上男性或五十五岁以上女性,没有儿女奉养、失去劳动力,又没有经济来源,由当地乡镇政府筹款照顾他们-保吃、保穿、保住、保医、保葬。


志工以对待亲人的心服务

1991年间,江淮流域发生严重水患,慈济志工赈灾足迹首度踏进《儒林外史》一书作者吴敬梓的故乡─全椒县,发现部分乡镇灾后无力兴建敬老院,而让孤老无依的他们散居各民家或独自谋生。慈济在全椒援助兴建的敬老院,于那年12月7日动土兴工,赶在农历春节前完工,为五保老人提供了宽敞新居。敬老院采白墙黑瓦传统徽派建筑,八人一栋,每栋四个房间,附加床柜桌椅等,让老人生活起居更方便。 走入各个敬老院的慈济志工,带来耶诞老人的欢乐扮相。“香积组”进入厨房,切菜洗料用锅灶烧热水;“活动组”用一首首手语歌曲的团康燃起了彼此热情;接着盛满一盆盆热水摆在老人的脚下,动手为他们脱鞋、脱袜,洗脚、泡脚,之后拿起毛巾擦拭多皱的脚丫,再一一帮他们穿上崭新的毛袜。

“我帮老人洗脚时,问她舒不舒服?她很腼腆。”来自北京的中华救灾总会秘书余澐说。她和黄秋桂都发现,老人家被洗脚穿袜时像小孩一样,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

来自澳洲黄金海岸的温庆玄,坦承说他从未帮自己的小孩洗过澡,事实上刚开始也弯不下腰,“我以为自己没办法帮老人洗脚,但后来却做到了,这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帮人洗脚穿袜。”

自告奋勇为老人剪发的陈惠馨,一把剪刀使用起来轻盈利落,不久就让老人的头脸焕然一新。“以前曾为一位老人剪发,剪得很糟糕,他抱怨,我内心也很自责。回家后将先生当成练习对象,一剪就是七年,现在剪的头发可是有型的喔。”自从到敬老院为老人剪指甲,陈惠馨回到家也开始帮妈妈剪指甲,“老人就好像菩萨示现,我把服务当成做自家事。”

一样操剪刀的陈阿桃在台湾可是专业美发师,她说:“老人是我们前世或来世的父母,帮他们剪头发、修胡子,就好像为我已往生的父亲剪一样。”


百岁钱敬老 祝福老人嵩寿高

香积组热腾腾的面,及时为梳洗后的老人添上暖意。扶老人到食堂,端上一碗碗香喷喷的面,他们呼噜呼噜地吃了起来,融化窗外似霜的寒意。八十六岁的王万英不但眼力好,吃了两碗面还直呼好吃,让一旁的慈济志工担心他吃撑了。八十二岁的张友德和太太同住,喂他吃面时,他直说自己老了身体又不好,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再看到慈济志工?张文郎跟他约定明年发百岁钱时一定要再见面。一旁张老太太一把抱住志工流着眼泪。

这回致赠老人的“百岁钱”是八十元人民币,让老人买自己想吃、想用的物品,还帮他们穿上一件暖又轻的御寒大衣,饭后更有蛋糕为他们庆生。看到慈济志工一口一口喂老人吃蛋糕时,首次参与的陈绢媛感动而自责:“他们身段这么柔软,我一个女人做的还不如他们。”而她在二郎口碰到一位聋哑灾民,想告诉他她来自台湾时,旁边的人竟然用手指着天上,她哽咽道:“付出一点点的关怀,竟被他们看成是天上下凡。”

慈济志工正細心的幫老爺爺刮鬍子。照相者:黄裕铭
下午,金黄色阳光暖暖照在敬老院一角,怕老人脸颊会被刮胡刀刮疼的陈阿桃、蔡武霖,用剪刀轻轻为老人剪短一根根过长的胡须,跪着修剪的姿势在墙上投射出长长身影。我透过长镜头看到的,是满足的老人脸庞前一双灵动的巧手。

我看到不只这双手,还有不畏水寒洗菜的手、搥背的手、洗脚的手、剪发、洗头的手、喂蛋糕的手、擤鼻涕的手…这一双双手,是一双双人間菩萨的手。

本文摘自:《慈济月刊》4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