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海南志工环保落实(下)

2018-06-12 黄筱哲、蔡瑜璇
位于海口骑楼老街上的“得胜沙”,面积达约四万五千多坪,是海南岛内最具规模的服饰批发零售商场。(摄影者:黄筱哲,地点:海南)
位于海口骑楼老街上的“得胜沙”,面积达约四万五千多坪,是海南岛内最具规模的服饰批发零售商场。这里少说也有五、六百间服饰店,从童装、女装到男装,休闲、流行等风格一应俱全,款式琳琅满目让人看得眼花撩乱,吸引各地爱美的朋友前来采购。

只不过,正当大家开心挑选的时候,往往只将目光停留在漂亮的服饰上,却极少有人会在意脚下的垃圾。场外的商业步行街整洁卫生,但是场内的走道往往留有店家随手丢的垃圾,尤其是以包装衣服的塑料袋居多,还有便当、厨余、果皮,偶尔还会见老鼠乱窜。这种华丽与脏乱并存的景象,令我们感到困惑。

视而不见的角落 黄妚娃在得胜沙

原来大部分的人认为这些垃圾的清除是由清洁人员负责,而忽略自己本身即是制造者。“文明与卫生”的进步不仅是政策制度的规范要求,连带也要城市居民改变观念,将维护环境视为自己的责任,才能使文明素养提升。
黄妚娃家就住在商场附近,她熟悉这里的环境,更清楚地上的资源若没人管,只会被当垃圾清除。为了不影响商场的环境,黄妚娃得来回几趟先收完上百家服饰店的回收物,自己再将每一大袋的回收物,从窄小梯间扛上二楼及三楼闲置空间存放。(摄影者:黄筱哲,地点:海南)


在“得胜沙”服饰商场里,每天下午四点半过后,就可看见一位阿婆,提着黑色大塑料袋用半跑步的方式,沿着每一店家前的地上捡拾塑料袋与其他可回收资源,几年来未曾中断,这就是海南的环保志工——黄妚娃。

黄妚娃家就住在商场附近,她熟悉这里的环境,更清楚地上的资源若没人管,只会被当垃圾清除。商场寸土寸金,没有闲置的空地存放回收物,为了不影响商场的环境,黄妚娃得来回几趟先收完上百家服饰店的回收物,自己再将每一大袋的回收物,从窄小梯间扛上二楼及三楼闲置空间存放;此时才完成第一轮而已,因为紧接着还有另外几区的商场等着她去收。就这样,每日每年重复不断的行程,黄妚娃没退转过,直说:“若不去回收它就会被当垃圾清掉,很不舍呀!”

海南环保的起源 打烊后更加热闹
    
过去“得胜沙”一直有着慈济最高环保点的称号,主要是志工们做资源分类的地点在一栋公寓的五楼里。不过随着环境的变化,直到三年前已改至得胜沙服饰商场前广场了。这里每周六固定有夜间环保,来自海口各区的环保志工会前来协助资源分类,每次少说有二、三十人共襄盛举。提早来的人,就会先爬上楼,将黄妚娃平时所存放的回收物搬至一楼广场。看到志工们在楼梯间传递回收物,一趟接着一趟,人人汗流如雨,就可体会黄妚娃平时一个人做有多辛苦了。

这里分类的回收物,主要以服饰包装的塑料袋薄膜居多,其次是宝特瓶或其他回收物,光是塑料袋的量,一个晚上少说有两百斤以上,多则上千斤,尤其换季或过年期间,是量最多的时候,有时分类完都已是凌晨了。

看到照片中的志工王菊,拿着《慈济》月刊,独自向不熟识人家分享慈济与环保,不禁想起王菊和我们分享她自己当初发愿要将证严上人的爱洒播在海南的故事。

王菊是土生土长的海南人,也是海南的第一颗环保种子。她在1996年嫁到台湾,生了两个孩子,却没想到后来先生会因一场车祸一度成为植物人。王菊每天耐心陪伴先生,也曾在日子最艰难的时候受过慈济人协助,因此让她深深感受到慈济人的温暖与上人的悲心,从此有个心愿,期望有一天能将证严上人的爱与善带到海南深耕。

早年王菊一家还住在台北,她每天带先生到关渡环保站做环保并当做复健,也因为在环保站的这段因缘,让她发现环保的重要与意义。2010年王菊全家搬回海南后,她便开始在当地积极落实环保,也深入小区关怀需要帮助的人;直到现在,投入环保的志工如涟漪般涌现,光是海口大大小小的环保点就好几个。虽是如此,王菊仍没一天懈怠,反倒心念更坚定,把握时间精进付出!
每周六固定有夜间环保,来自海口各区的环保志工会前来协助资源分类,光是塑料袋的量,一个晚上少说有两百斤以上,多则上千斤,尤其换季或过年期间,是量最多的时候,有时分类完都已是凌晨了。(摄影者:黄筱哲,地点:海南)

海南的环保文化 看见学佛的真谛

〈大地保母〉专栏四年多以来,皆在台湾各地记录环保志工身影,2017年8月首度跨足海外。第一次踏上海南岛这块陌生土地,没想到这里的环保志工如同海南气候一样充满热情,让我们瞬间就与他们成为一家人。
在志工林燕家吃晚饭,没想到她不只会做环保,还烧了一手好菜,客厅摆张桌子就成了餐厅,到来的志工将这儿当成自家,不用人招呼,一切自己来。(摄影者:黄筱哲,地点:海南)


头一天在志工林燕家吃晚饭,来海南之前早耳闻她是个精进的环保志工,而且还是海口的环保负责窗口,没想到她不只会做环保,还烧了一手好菜。林燕家虽不大,但更显得温暖,客厅摆张桌子就成了餐厅,到来的志工将这儿当成自家,不用人招呼,一切自己来。后来我们才知道,海南的环保志工人情味浓,平时谁那儿有环保可做,志工们就往那儿去,环保做好了,主人还会亲自下厨,烧个简单的饭菜让大家填填肚子,不仅如此,餐后还有个茶叙时间,彼此聊聊今日的心得与感动,对初访海南的我们,可以感受到在地的环保文化呀!

近几年来承担海口市环保窗口的林燕,在接触慈济之前,就是虔诚佛教徒,每天风雨无阻前往寺庙报到,诵经、拜佛、供养,她认为这是求功德的唯一方法。2012年,在王菊的鼓励下,林燕邀约拜佛的莲友,第一次到花莲参加环保营队,原抱着可以到台湾寺庙朝圣的心态,没想到却上了几天的“环保经”,意外的是,林燕与同行的人听完课后彷佛当头棒喝,才恍然大悟,原来真正的修行不是只有念经拜佛,更需要走入人群,净化心灵、净化环境才行。

上人曾开示:“信佛不只是坐下来诵经、打坐,而是要了解佛法的精神,体会苦与无常的真谛,不让人生空过。”林燕回到海南后,从此改变旧有的观念,几年下来,除了用心投入环保之外,也积极参与访视关怀,如使命般朝着“佛法生活化,菩萨人间化”的方向努力。

敬佩的海南菩萨 为后代守护大地

这一天,在王菊与林燕的陪同下,一起来到了黄妚娃家,一进门就可看见她在厨房忙着准备家人和孙子的午饭。终于等到黄妚娃有空档坐下来,我们一聊到环保时,黄妚娃连眼睛都会笑。
黄妚娃却很坚定自己是做对的事,她总是笑笑地回答:“这是做好事呀!做环保呀!我们做环保可以让地球更干净,以后我们的子孙就有一个干净的地球,不是很好吗?”(摄影者:黄筱哲,地点:海南)


黄妚娃提到,在2012年第一次到花莲参加慈济环保营,回到海南后就决定做起环保,当时只要哪里有回收物,她就自己一个人提着大袋子去捡,当年路上回收物多,一捡就是好几大袋,还得自己用接力的方式分批把回收物扛回家,时常做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能告一段落,就连认识她的人都不解,又不是生活困难,为何要这么辛苦捡垃圾?黄妚娃却很坚定自己是做对的事,就算人家再怎么说她,她总是笑笑地回答:“这是做好事呀!做环保呀!我们做环保可以让地球更干净,以后我们的子孙就有一个干净的地球,不是很好吗?”

在海南,除了黄妚娃,我们发现这里的环保志工对土地有着共同的情怀与悲悯,这些没钱又耗工的事,常得做到满身臭汗,却只为了减少垃圾,不舍大地受污染。几天下来,我们满怀感动,此趟来海南,我们都遇见最敬佩的环保菩萨!(完结)

(文:黄筱哲、蔡瑜璇 本文摘自:《慈济月刊》618期)